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:直接向部委提出意见

发布时间:2018-09-14   来源:网络   作者:匿名

过去一年多时间里,每隔一周的周四,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大都会主持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(下称“双谈”)。2013年10月重启的“双谈”,至今已经召开26次。高规格、小主题,重落实,使“双谈”的效果十分显著,产生的意见已经多次影响了决策。双周协商座谈,已经成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中重要的部分,也成为中国最大的“智库”。每次20人左右的小规模会议,是如何影响了决策?又有哪些问题是“双谈”关注的?

设立

首次政协常委会提出“多开一点座谈会”

1950年4月,各民主党派、无党派民主人士联合发起召开双周座谈会,前后举行114次,后因“文革”中断。63年后,全国政协创设“双周协商座谈会”,并且形成制度。前者强调学习沟通,后者突出协商议政。

为何在这个时机创立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?

党的十八大确立“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制度”。先天带有浓厚民主协商色彩的政协必然成为主阵地。

俞正声刚上任,在第一次常委会上就提出“政协工作怎么干?”他提出多开一点座谈会,以界别为基础,专题协商和对口协商相结合,采取座谈交流的形式,增加工作的频度,扩大委员参与度。

就这样,在他的提议和推动下,全国政协创立了“双谈”。

这种双周座谈的形式其实并非首创。

1950年4月,各民主党派、无党派民主人士联合发起召开双周座谈会,参加人民政协的中国共产党、各民主党派、各人民团体推举的代表及全国政协常委为主体参加。直至1966年7月共举行了114次,后因“文化大革命”中断。

俞正声指出,“双周座谈会是人民政协的优良传统,要总结好、利用好其中的宝贵经验。”而“双周协商座谈会是对双周座谈会的继承和创新”。

虽然只多“协商”二字,但是两个会的内涵并不一样。历史上的“双周座谈会”强调学习与沟通,今天的“双周协商座谈会”更突出协商议政,每期都有主题,参与者也是有备而来,有的放矢。

2013年9月18日,全国政协第六次主席会议审议通过了《双周协商座谈会工作办法(试行)》,意味着“双谈”这一形式的制度化与日常化。《办法》规定,双周协商座谈会一般每两个星期举行一次,安排在星期四下午,每年举行20次左右。

形式

俞正声在外视察时为能参会曾建议会议改期

“双谈”最常邀请的部门是财政部,高达10次之多;国家发改委、人社部次之,达到7次;教育部6次,住建部5次,科技部、工信部、环保部各4次,民政部3次。通过这个平台向部委提出的意见都是十分直接的。

据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,一般每次会议邀请20人左右,包括委员和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,算下来参会的委员一年将近400人次,一届下来参会的委员就有2000人次。

俞正声亲自主持“双谈”

会议由俞正声亲自主持。一般而言,需要全国政协主席主持的会议并不多,多为程序性会议。比如每年3月的政协全会,平常时间的常委会、主席会等,最密集也不过一月一次。自从“双谈”制度建立后,俞正声每两周就要主持一场座谈。而且俞正声本人也对“双谈”格外看重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全国政协文史委员会驻会副主任陈惠丰曾透露,有一次俞正声在外地视察,由于视察时间与座谈会冲突,为了能够亲自参加座谈会,他建议将会议改期,后来对座谈会会期进行了调整。在陈惠丰看来,俞正声亲自参加,确保了座谈会的规格和力度。

财政部至少参加10次“双谈”

每次双周座谈会都会邀请国家有关部门负责人参会听取意见。国家发改委、财政部、人社部、民政部、住建部、教育部等相关部委已经成为“双谈”上的“常客”。据北青报记者不完全统计,“双谈”最常邀请的部门是财政部,高达10次之多;国家发改委、人社部次之,达到7次;教育部6次,住建部5次,科技部、工信部、环保部各4次,民政部3次。

委员张震宇曾表示,“有国家部委领导参加,无形当中就加大了协商的力度,促进了协商成果的转换。”

“双谈”时直接向部委提出意见

每年的“双谈”尽量兼顾各个党派团体和界别,让各部分都参与进来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四川国浩律师事务所律师施杰曾两次被邀请参加“双谈”,他认为,“双谈”第一个特点就是及时性,议题都是当下社会发展、国家发展面临的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。其次是针对性,通过这个平台向部委提出的意见都是十分直接的,不论是正在制定政策、执行政策,还是规划发展蓝图。而且还具备专业性,参加的委员对会议主题都有不同角度的思考和研究。

每年20次的双周协商座谈会与全会、常委会形成了人民政协的议政体系,每年1次全会、4次常委会、20次双周协商座谈会,“1420”格局已经成为全国政协履职的新常态。

聚焦

“双谈”前半年开始调研经济环保权益保障最热

“双谈”大部分议题来自于年度协商计划,而制定年度协商计划也是本届政协一个创新。还有的“双谈”议题是根据中央所需协商问题酌情安排,或由政协主席亲自命题。

对于“双谈”的议题,俞正声多次强调“题目要小”,他在十二届政协二次全会开幕式作报告时就表示,“不求题目大,求切中要害”。他希望从关系全局的小问题入手,选准一个切入点,真正把它研究透,以点带面、点面结合,切实找出解决问题的有效对策。

去年“双谈”议题七成来自年度协商计划

陈惠丰参加过几次“双谈”的组织和筹备工作。他说,制定“双谈”议题,要研究党和国家的重大关键性课题、存在争议的问题、涉及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战略课题。

陈惠丰介绍,“双谈”的大部分议题来自于年度协商计划。而制定年度协商计划也是本届政协的一个创新。2013年起,全国政协制定和实施了年度协商计划。协商题目由各民主党派中央、全国政协各专门委员会推荐。最终经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定通过。

此外,还有的“双谈”议题是根据中央所需协商问题酌情安排,或由主席亲自命题。2014年的20个议题中,15个来源于年度协商计划。

来源于年度协商计划的议题一般委员们前期都会进行调研。例如去年11月27日召开的第22次“双谈”,议题为《大力支持中小微企业技术创新》。去年3月至5月,全国工商联在连续三年对中小微企业调研的基础上,组成6个调研组,深入15个省市调研,其间召开了19场政府部门座谈会、58场企业座谈会。全国政协经济委也组织专题调研组,实地走访多个省市区。“双谈”当月月初,经济委还邀请了19位相关领域的政协委员、专家学者、中小微企业代表,进一步理清了向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提出建议和意见的总体思路。

每个议题均有显著时代背景

可以说大部分“双谈”的议题是提前计划好的,尽管如此,每个议题也都有其显著的时代背景。

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相关标签

部委   座谈会   协商   政协   提出
    摘要:杭州嘉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图源:基金业
    参考消息网4月29日报道 美国《国家利益》
    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。我国要坚持稳中求